錢從哪里來 羅振宇2020跨年演講

發表時間:2020/3/18   來源:   作者:
[導讀] 本書將“財富”分為“宏觀、行業、城市、資產”四大板塊,根據100個“財富相關的小問題”,按照“人生錢”和“錢生錢”的邏輯,回答了做什么職業,入什么行業,在哪里賺錢,以及投什么,什么時候投等具象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現實中的真問題,也都是讀者關切的個人財富問題。
編輯推薦
1.香帥新作,2020年跨年大書,幫助普通中國人清晰未來財富羅盤,打造家庭財富解決方案。
2.財富只是結果,前提是“人”+“資金“”的正確決策。本書用宏觀、行業、城市、資產四大角度,為你錨定財富容器與載體,找到財富的邏輯。
3.不論出身,不分階層,正如“每粒種子都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土壤”,每個人也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財富解決方案。本書用通俗的語言、詳實的數據、生動的案例、系統地研究,為你解析:2020年,我們如何撬動財富。

內容簡介
本書將“財富”分為“宏觀、行業、城市、資產”四大板塊,根據100個“財富相關的小問題”,按照“人生錢”和“錢生錢”的邏輯,回答了做什么職業,入什么行業,在哪里賺錢,以及投什么,什么時候投等具象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現實中的真問題,也都是讀者關切的個人財富問題。
基于數據、案例和田野調研中發現的結論和現象,從“關己”的角度來詮釋2020年中國的財富格局的理解。真正從普通百姓的視角,在不同的時間節點,回答關于個體家庭財富增長的基本問題。打造普通人的2020財富解決方案,是為萬千普通人寫的“財富年鑒”。

作者簡介
香帥
本名唐涯,知名金融學者,香帥數字金融工作室創始人。原北京大學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導師。
主要研究方向為資產定價、宏觀金融、行為金融學和數字金融。有多篇學術論文在國際國內核心學術期刊上發表,主持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研究。《第一財經日報》廣受歡迎的財經專欄作家,著有《金錢永不眠》等暢銷書。
“香帥的金融江湖”公眾號創始人,得到App“香帥的北大金融學課”主理人。

目錄
序 你的朋友,你的羅盤
第一章 高垂之果 001
第二章 林間有兩條路 015
第三章 位置決定命運 069
第四章 遇見房產拐角 117
第五章 在恐懼中貪婪 165
尾聲 上坡路和下坡路不是同一條路 213
致謝 217

精彩書摘
未來已不再是曾經的未來,而現在也不再是曾經的現在。
——馬丁·沃爾夫
從低垂之果到高垂之果
很少有人意識到,從2013年到2019年是中國經濟發展歷程中的一個“中間層”。
2013年之前,中國的高速增長來自兩種力量:“城鎮化”和“全球化下的工業化”。數億農民進城,城市快速擴容,撬動了巨大的基礎設施工程和房地產市場;以珠三角和長三角為核心的中國制造崛起,成為全球產業鏈上最關鍵的一環。
仔細想想,中國家庭財富的快速積累集中出現在2000年之后,主要是房產價值的增加和可支配收入的增長。從2000年到2018年,中國房地產的市值從23萬億元上升到321萬億元,增加了近13倍。中國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主要來自工資和經營性收入)從3721元上漲到28228元,累積漲幅也達到近660%。這兩種財富來源對應的,正是“城鎮化”和“全球化下的工業化”兩種力量。其中,全球化是動因,工業化是主導,城鎮化則是工業化的載體。
事情在2012年到2013年悄悄起了變化。2012年,工業部門的就業人數占全國就業人數的比例到達巔峰。此后,這個比例拐頭下滑。從全球經驗來看,這個拐點意味著工業社會的結束,之后人和資本會離開工業,流向服務業,完成一個結構性的轉型。2013年,下滑的工業部門的就業人數與其他幾項指標完成了交叉確認,這意味著我國的工業化基本完成,持續穩定的經濟增長需要從工業化驅動轉入服務業驅動的模式。
2013年,中國的房地產價格出現大分流:之前大中小城市普漲的局面結束。在對大城市房價進行各種約束的情形下,大城市領漲、大中城市跟漲、小城市微漲的態勢逐漸成形。這一趨勢映射了以“鐵公基”(鐵路、公路、機場、水利等基礎設施建設)等固定投資為主的城鎮化的基本結束。由于服務業對人口密度和質量都有更高的要求,中國進入以大中城市為載體的城市化2.0階段。
換言之,從2012年到2013年,中國財富累積的兩股驅動力都進入了過渡變化的時代—房產價值普漲的時代結束,分化分層漲跌波動將成為常態。收入的增長則不再僅依靠工業,而是會來自不同的行業和部門。2013年,充滿低垂果實的時代已經結束,以后,我們需要努力伸手去夠那些高垂之果。
2019—2020年:中國進入萬元美金社會
即使按照最悲觀的預測,2019年中國的人均GDP(國內生產總值)也一定會超過1萬美元。在全球的財富演變歷史中,“萬元美金社會”(指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以上)是一個充滿化學反應的“逢魔時刻”。
這是一個國家或地區財富隕落和躍升的分界點:像日本、韓國和中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順利突破萬元美金的階段持續向上的,都順利成了高收入國家或地區。反之,像墨西哥、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國家則在萬元美金左右掉頭向下,落入了中等收入的陷阱。和這個分界點相連的,是整個社會的“轉型”。
在《工業化和經濟增長的比較研究》(Industrialization and Growth:A Comparative Study)一書中,著名經濟學家霍利斯·錢納里(Hollis Chenery)等人論證了消費結構與經濟發展階段之間的關系:當人均GDP超過1.1萬美元時,經濟體進入后工業化階段,轉入“中產社會”,對人口集聚、人力資本質量要求更高的服務消費業開始占據絕對主導地位。
所謂中產社會,有很多種詮釋。按照瑞士信貸研究所給出的全球標準,個人可支配年收入為1萬美元以上的,屬于中產階層,一旦中產階層占據城鎮一半左右的人口,一國就會開始具有中產社會的特征。按照這個定義,2019年,中國的中產家庭達到1億個,按照一家平均4口計算,中產階層的人數接近4億,占城鎮人口的近50%,并且還在快速增長中。換言之,和萬元美金社會一起到來的,是中產型的中國社會,從產業結構到消費偏好和消費結構都會發生巨大改變。和這種社會相適應,中國的人口也加速向大城(都)市聚集。
從2019年到2020年,中國增長的“過渡期”將會結束。在未來10年,我們將躋身人力資本密集的高收入經濟體行列—以大中城市為載體的城市化會成為主導,高端制造業的發展和服務業的升級會成為主要表現形式。
與這種趨勢相一致的是,與百姓息息相關的職業選擇、城市興衰、房價分化,都呈現出和前工業化時代完全不同的面孔。

而這些,正是影響百姓財富積累的基本要素,也是尋找“錢從哪里來”這個最直白、最讓人焦慮,也最根本的問題答案的核心底層邏輯。
站在2019年到2020年的拐點上,我們忍不住要追問,在一個增長和消費邏輯完全不同的萬元美金社會,在一個服務型城市化主導的時代,在一個技術變革和國際格局遷移的時代,一個普通人的財富之路究竟該怎么走?職業選擇會出現哪些分水嶺?人力資本的增長和房產的價格會出現哪些變化?資產的價格又會怎樣波動?
這些關于“財富”、關于“錢從哪里來”的問題,我將在下面的章節里一一給出答案。
在一個普通人的財富積累過程中,職業選擇是重頭戲。全球普通人70%以上的財富來源是勞動所得。
站在2019年到2020年的拐點,兩個關鍵詞讓職業選擇變得更晦暗也更光明:第一個叫人工智能,第二個叫萬元美金社會。一方面,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技術變革會使具有可編碼、可重復性勞動特征的職業快速貶值。這些職業就像希臘神話中勞而無功地推石頭上山的西西弗斯一樣,成為“推石頭型”職業;另一方面,中國即將跨進萬元美金的中產型社會,“怕死、愛美、孤獨”的消費趨勢創造了更多有長期復利效應的“滾雪球型”職業機會。醫生、人工智能工程師、心理咨詢、寵物醫生、美甲美睫師……這些學歷門檻迥異,但是技能提升更依賴于長期累積進化的職業來到這個時點的聚光燈下。
每一顆種子都會找到屬于自己的土壤。如何在這個拐點上找到符合自身稟賦優勢的“滾雪球”賽道,我會在第二章詳細解答。
如何選擇城市?這是人們在思考財富問題時經常忽略的問題。
一個人所在的城市,決定了他的生產效率、收入以及福祉。30年前從同樣的起點出發,到了2019年,北京人的年收入是廣西南寧人的兩倍,資產價值是其6倍。不管是逆襲成功的普通人,還是當下最耀眼的明星企業,看似迥異的財富軌跡背后,都書寫著清晰的城市選擇之路。
在第三章,我從未來中國城市發展的基本規律出發,介紹人們如何“用腳步丈量土地”。過去短短幾十年,我國數億人選擇從“村”到“城”,城鎮化成為中國百姓脫離貧困最大的杠桿。而當下,數億人選擇從小城向大城匯聚,這成為萬元美金社會繼續向上突破的杠桿。人們之所以向大城市聚集,背后是清晰可見的經濟規律。在大城市里能夠找到更高的“價值”—“知識外溢”及“專業化溢價”等財富創造能力清晰可見。
2019—2020年,在我國大城市規模溢價凸顯的同時,很多小城鎮、鄉村同樣擁有機會。大城市、小城鎮、鄉村之間,呈現出合作博弈的局面。當前大城市單位面積發展工業的機會成本大幅增加,很多小城鎮成為大城市規模溢價的受益者。很多鄉村正在被平臺企業接入城市網絡,享受大城市市場規模帶來的財富機遇。
擇一城以定財富,可逐浪大江奔流之向,可心安大江福澤之所。
“勞動是財富之父,土地是財富之母。”和土地相連的房產是人們財富的最主要來源。尤其在中國,房產占家庭財富的比例遠超過了一半。過去20年是中國房地產的“黃金年代”,一線城市核心區域的房價上漲10多倍,二、三線城市的房價也漲了不少,投資收益遠遠超過其他資產。
2020年,中國樓市迎來根本性轉折。中國的城市化模式進入拐點,人口的流動方向由從農村到城市變成了從小城市到大城市,中國的人口集中度將會不斷上升。人口流動趨勢的變化映射到樓市的分化上,就是中國的房價將從普漲時代逐漸進入分化時代。
如何才能選出具有投資價值的房子?關于這個問題,第四章給出了答案。
這個問題本質上考驗的是人們對房產價格邏輯的理解。房地產作為一種資產,其價值等于未來所有租金的現金流貼現。未來的租金,則取決于房子對未來人們需求的滿足。
2020年,站在萬元美金社會的拐角,中國人的時間在變貴,對氣候更加挑剔,對優質的教育資源更加向往。這些變化讓房子的區位變得更加重要:房子和企業、基礎設施的連接度更加重要,適宜的氣候更加重要,附加的優質教育資源更加重要。落實到具體的房產投資策略中,需要考慮連接度、氣候和附加的優質資源這三者的交集。與此同時,要記住“物以稀為貴”,只有供給彈性小、復制成本高的房子,才是投資價值最高的房子。
職業、城市和房產都是拐點上的“長期趨勢”,它們告訴了我們2020年之后“錢往哪里去”。除此之外,一般百姓更關心的是高流動性的金融資產價格在2020年究竟會通往哪條路。
2019年的經濟形勢和資產價格走勢,可以概括為:經濟觸底不反彈,資產價格逆境反彈。人們的體感是經濟上經歷了一場寒冬。然而,包括股票、債券、房產、匯率在內的四大類資產價格,卻走出了穩中有漲的反彈行情。
為什么資產價格會背離經濟發展?2020年,我們該怎么進行資產配置?這是第五章試圖回答的問題。
經濟與資產價格背離,原因在于經濟政策的轉向和悲觀情緒的消散。從國內看,在經濟持續下行的背景下,穩增長被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財政和產業政策先后發力,貨幣政策因為豬肉價格帶動的CPI(消費者物價指數)上漲而按兵不動,利率只有小幅下調。從國際看,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沖擊波慢慢消散,市場意識到中美競爭的基本格局將長期存在,過度悲觀的情緒開始消散。
2020年,內外環境將進一步改善。“L形”的國內經濟增速將停止下滑,暫時性地探底,來到期待已久的L形的水平地帶。對外,資產價格已經反映了中美貿易摩擦的長期化和常態化,而且近期將有所緩和。2020年,全球經濟發展將進一步放寬,各國政策將進一步寬松,利率水平將進一步下降,貨幣供應將進一步增加。中國資本市場的情緒將告別恐慌,回歸理性。中國資本市場的總體表現將位于全球前列。

2019年,花蕾在寒風中孕育。2020年,冬雪將融,鮮花將綻。


前言/序言

你的朋友,你的羅盤
不要走在我后面,因為我可能不會引路。不要走在我前面,因為我可能不會跟隨。請走在我的身邊,做我的朋友。
——阿爾貝·加繆
2019年春節前,約著羅胖(羅振宇)和脫不花吃飯,想著要慶祝一下“得到”App“香帥的北大金融學課”結束。到了餐廳,凳子沒坐熱,菜沒上桌,羅胖就直截了當地說:“想不想做個大項目,追蹤中國人的財富軌跡,替普通的中國人尋找每年的財富邏輯?”
他說完之后我就馬上明白他的意思了。偌大的中國,充斥著關于“財富”的各種花邊故事、各種晦澀難讀的財富報告,但是從來沒有人真正從普通百姓的視角,在不同的時間節點,回答關于個體家庭財富增長的基本問題。
財富只是結果,它的背后其實是一連串關于“人”和“資金”的正確決策——
·讀不讀大學?選擇什么專業?
·進哪個行業,選什么職業?
·留在哪座城市?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說說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評論>>最新評論 [0 條]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3d成人真人游戏